为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聚焦关键时期全国防汛抗洪工作
李克强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
学习用典丨习近平引用的这10个名句“典”亮奋斗路

透视"全懂全能型腐败"贪腐招数如何练就

发布时间:2010-09-04  来源:新华网-半月谈  字体大小[ ]

警惕干部向贪官学习

  有一种“双面贪官”,说起反腐道理他全懂,而贪腐招数他也全会—— 有一种腐败叫“全懂全能型腐败”,那么,这种贪腐招数如何练就?

   “贪腐招数全会”如何练就

  对于“贪腐招数全会”的解读,也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应当说,绝大多数腐败分子,并不是天生就是“坏种”。他们不少经历过贫苦的岁月,奋斗的经历,辉煌的过去,一步步成长为党员领导干部,这实属不易。他们对于吃喝玩乐、吃拿卡要这些歪门邪道也非天生就会,一些贪污受贿、腐化堕落的招招式式也是从腐败实践中历练出来的。概括起来,无外乎有这样几种情况:一是学出来的。跟腐败分子学习,不断从反面总结教训。

  二是逼出来的。随着反腐败力度的不断加大,为了防止自己暴露马脚,就要伪装自己,改变策略。三是练出来的。他们从一开始小腐败到后来大腐败,从收小钱到收巨款,从本人腐到全家腐,一步一步,一次一次,胆越来越大,心越来越黑,手越升越长,到最后没有了退路,在深陷泥潭的绝望中施展各种手段作最后挣扎。四是吓出来的。腐败分子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有其领导干部的身份作掩护,有其权力舞台可供表演,一时还难暴露,但提心吊胆、惶恐不安一刻也没消失。贪官为了掩人耳目,为了壮胆硬撑,就要用革命的语言、廉洁的口号、反腐的作秀来掩饰自己,搞一点反腐倡廉的小动作来迷惑群众,这正是色厉内荏的表现,也是人性弱点、求生本能的一种反映。

  如此看来,一些领导干部对“反腐道理全懂”不是事实,而“对反腐招数全会”倒是实情。“反腐道理全懂”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贪腐招数全会”又极善伪装的腐败分子。对身居要职尚未暴露的“双面贪官”,更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性。腐败见不得阳光,见不得群众,只能得逞于一时,不能潜伏于长久。随着惩防腐败体系的建立健全、反腐败力度的不断加大,这种“全懂全能型腐败”定无藏身之地。

  随着反腐败斗争的不断深入,腐败的成本将越来越高,腐败的空间会越来越小,而腐败的手段方法也将越来越隐蔽多样。在这样严峻复杂的反腐败形势下,有一种“全懂全能型腐败”悄然而生。搞这种腐败的官员有文化,懂理论;有知识,懂法律;有权力,懂运作;有谋划,懂造势;有人缘,懂作秀……他们参加政治学习、理论培训十分积极,批腐败现象慷慨激昂,听警示教育声泪俱下,提防范措施多得民心,讲法纪条规头头是道。只可惜这些学法这么勤、懂法这么多、说法这么溜的领导干部,在腐败真的袭来之时,却全无招架之功。他们对金钱、美色等不严加防范,不拒之门外,反而变本加厉,洞门大开。当他们被剥去正人君子的画皮,暴露其贪腐行径时,人们才恍然认识其“反腐的道理全懂,贪腐的招数全会”的真面目。

    “全懂全能型腐败”不乏代表人物

  “全懂全能型”腐败分子当下并不少见。日前被提起公诉的湖南省湘潭市原副市长朱少华即是其中典型代表。他一向以清廉、上进的正面形象示人,曾公开发表反腐檄文,痛斥“崇拜金钱,权力至上”的腐朽理念,透彻分析反腐经验。然而就是此人,在任湘潭县县长、县委书记、湘潭市副市长期间,大肆受贿,先后收受百万元。他的“经典”表演起码有二:一是在其父病故时,一边在其父灵堂前张贴“拒收礼金”的字条,一边退少留多,疯狂敛财;二是一边发表反腐檄文,提出加大反腐力度和建立防范制度的改革方案,一边利用制度漏洞大肆受贿。对这种貌似清廉,看似清高,视腐为仇,又常常玩些拒腐小花招,而实质上口是心非,贪钱如命,精通权钱交易之术的领导干部,人们常常看不清,道不明,琢磨不透。也许他们在当地口碑还不错,而一旦罪行暴露,就会成为爆炸性新闻,吓人一跳。有人会说,这样“懂道理,知得失,晓利害,明后果”的领导干部怎么会搞腐败?也正是这样的表象和难以识破的原因,这种“全懂全能型腐败”才会更加危险,既让善良的人们防不胜防,又给识别和查处其腐败行为增加了新的难度。

  就目前各级地方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而言,党员领导干部的文化水平、知识结构、领导才能等等,已远不是建国初期的水准,有一定文化,有专门知识是起码的要求。因此,一些腐败分子对党的性质、宗旨、条例条规和国家的法律法令并不陌生。对什么是贪污受贿,什么是权钱交易,什么是违法犯罪等等道理心知肚明,说其不懂那是自欺欺人。不用说在大力推进创建“学习型机关”、“学习型单位”的今天,就是在十多年前,一些领导干部对腐败及其后果的认识也懂得不少。被执行死刑的厦门海关原关长杨前线在临刑前说:“领导干部犯罪的根源,我看都大同小异,不外乎放弃世界观改造,贪图安逸、享乐,被金钱、美女、权力所俘虏。几句话就可以概括了,谁都知道这些,但许许多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内也是无法抵御。”这“谁都知道”的道理,哪有当今各级领导干部不懂之理、不懂之说?

  标榜“反腐道理全懂”的领导干部,实质上并不懂

  对防腐反腐的理论懂与不懂、懂得多少是一回事,真懂与假懂,实践不实践这一理论又是另一回事。一些“反腐道理全懂,而贪腐招数全会”的“双面贪官”,致命之处恰恰就在道理“谁都知道”,诱惑“无法抵御”上!为什么学理、懂理不讲理?为什么知腐反腐搞腐败?就朱少华、杨前线之类贪官而言,他们自以为反腐败的道理“全懂”、“谁都知道”,其实真正的内涵和本质他们并不懂。

  其一,懂得防腐反腐的道理是事实,但其表明反腐道理全懂的目的是什么?现实告诉我们,懂点反腐道理,有的是为了武装嘴巴,夸夸其谈,作为理论高深的标记;有的是为了教育别人,侃侃而谈,作为教人训人的资本;有的是为了武装自己,故作清廉,作为掩人耳目的手段;有的是为了讨好上级,蒙蔽群众,作为边腐边升的伎俩;而更多则是为了隐藏劣迹,贼喊捉贼,作为蒙混过关企图逃脱惩罚的一种护身法宝!

  其二,懂得防腐反腐的理论,但其有没有用于武装思想,付诸行动?现在不少领导干部学用脱节,言行不一。这种学风不正,也反映了其作风不正。而腐败分子之所以腐败,由人民公仆蜕变为人民的罪人,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发生了变化,丢掉了理想、信念、党性、原则,在金钱、美色、权力上经不住考验,成为俘虏,成为权力寻租的牺牲品。革命的理论要靠坚定的信仰支撑,不信正确理论而只懂其词句,这不是真学、真懂。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实事求是,共产党人学风的根本标志是言行一致。在这个根本问题上背离,必然会走向反面。言行不一、表里不一的学风,在战争年代生与死的考验面前,更多地表现为机会主义和投降主义;而在和平时期,特别是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在金钱、美色、权力的考验面前,则表现为拜金拜权和腐化堕落。因此,对于那些反腐口号喊得震天响,对腐败现象大声呵斥者,我们不但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对其台上与台下,公开与私下,工作与生活等方方面面,要全方位、全过程地观察了解,切莫被一时表象所迷惑。

  其三,懂得防腐反腐的理论,作为领导干部有没有带头践行?领导干部不仅要用先进的理论武装自己,宣传群众,更要注重带头实践。行动是无声的命令,如果要求别人做到而自己不做,严于责人而疏于责己,则失信于民。一些贪官表面上什么道理都懂,其实,他们只懂得点皮毛,没有懂得其本质和要害。领导干部学习防腐反腐理论,除了工作需要之外,更重要的是要紧密联系自己的工作实际、思想实际和生活实际,严守准则,严于律己,保证廉洁奉公、执政为民。一些领导干部自以为理论学得不少,钻研很深,还能看出问题,提出建议,但自己不带头执行,这有何说服力、感染力?

  由此可见,一些标榜“反腐道理全懂”的领导干部,实质上并不懂。即使懂点道理,但不了解真谛,不掌握其本质,更违背了马克思主义理论联系实际的根本原则。由于动机不纯,目的不明,方式不对,由反腐的所谓“理论家”蜕变为腐败的“实干家”那是必然的。

  功臣变贪官,处决不留情

  毛泽东说,正因为他们地位高,功劳大,影响大,所以才下决心处决他们;只有处决他们,才能挽救更多犯有各种不同程度错误的干部。治国就是治吏!“礼仪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之不国。”

  20世纪30年代至50年代,毛泽东先后亲自批准处死的贪官有6名。这些贪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为党、为人民曾做出过突出的贡献,是革命的功臣,他们分别是谢步升、唐达仁、左祥云、肖玉壁、刘青山、张子善。

  谢步升是我党反腐败历史上枪毙的第一个贪官

  1932年5月9日下午3时,经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最高法庭判决,原叶坪村苏维埃政府主席谢步升在江西瑞金伏法。

  谢步升利用职权贪污打土豪所得财物,偷盖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管理科公章,伪造通行证私自贩运物资到白区出售,谋取私利。同时,他还为了谋妇夺妻、掠取钱财,秘密杀害干部和红军军医。事发后,法庭在查办案件时曾遇到一定阻力。

  毛泽东很关注谢步升案,他力主严惩,并指示说:“腐败不清除,苏维埃旗帜就打不下去,共产党就会失去威望和民心!与贪污腐化作斗争,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天职,谁也阻挡不了!”

  1932年5月9日,梁柏台为主审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最高法庭二审开庭。经审理判决:“把谢步升处以枪决,在下午3点钟执行,并没收谢步升个人的一切财产”。这是红都瑞金打响的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惩治腐败分子的第一枪。

  左祥云是我党历史上因贪污等腐败问题而被判处死刑、执行枪决的较高级别的干部

  中央苏区时期,为筹建中央政府大礼堂和修建红军烈士纪念塔、红军检阅台等项目,专门设立了“全苏大会工程处”。工程于l933年8月动工。当年11月就有人举报左祥云与总务厅事务股长管永才联手贪污工程款。中央人民委员会即令中央工农检察部、中央总务厅抓紧调查,结果发现左祥云在任职期间曾勾结反动分子,贪污公款246.7元。l934年2月13日,最高法院在中央大礼堂开庭公开审判左祥云及有关人员。审判历时近5个小时,最后判处左祥云死刑,执行枪决。同时,对其他有关人员做了相应判决。2月18日,对左祥云执行了枪决。

  被处以极刑的唐达仁是瑞金贪污腐败窝案的主犯

  1933年夏的一天,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工农检察部收到一封匿名举报信。部长何叔衡先后派出两个调查组进行调查,1933年l2月28日,毛泽东同志主持中央政府人民委员会会议,听取中央工农检察部关于瑞金县苏维埃贪污案的汇报。会议决定,瑞金县财政部长蓝文勋撤职查办,会计科长唐达仁交法庭处以极刑,并给予县苏维埃主席杨世珠警告处分。

  身上战争伤疤90多处的肖玉壁被处决

  1940年,是陕甘宁边区经济最困难的年头,上级安排老战士肖玉壁到清涧县张家畔税务所当主任。肖玉壁打过多次仗,仅身上留下的伤疤就有90多处,可谓战功赫赫。

  上任后,肖玉壁以功臣自居。不久,就贪污受贿,同时利用职权,私自做生意,甚至把根据地奇缺的食油、面粉卖给国民党破坏队,影响极坏。案发后,边区政府依法判处他死刑。他不服,向毛泽东求情。

  毛泽东问:“肖玉壁贪污了多少钱?”林伯渠答:“3000元。他给您写了一封信,要求看在他过去作战有功的情份上,让他上前线,战死在战场上。”毛泽东没有看信,沉思了一阵,他想起了黄克功案件。毛泽东对林伯渠说:“你还记得我怎样对待黄克功吧?”林伯渠说:“忘不了!”毛泽东接着说:“那么,这次和那次一样,我完全拥护法院判决。”就这样,贪污犯肖玉壁被依法执行枪决。

  刘青山、张子善事件震动了全国,教育了全党

  1951年10月,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在全国各条战线开展一个精兵简政、增产节约运动。随着增产节约运动的深入开展,各地暴露和发现了大量惊人的浪费、贪污现象和官僚主义问题。

  同年11月,有人揭发了天津地委书记、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刘青山,原天津专区专员、天津地委书记张子善的巨大贪污案。

  这两人居功自傲,贪图享受,革命意志消沉,腐化堕落。他们扬言:“天下是老子打下来的,享受一点还不应当吗?”两人于1950年春至1951年11月,假借经营机关生产的名义,勾结私商进行非法经营。他们利用职权,先后盗窃国家救灾粮、治河专款、干部家属救济粮、地方粮,克扣民工粮、机场建筑款,骗取国家银行贷款等,总计达170余亿元(旧币)。

  1951年11月29日,华北局向毛泽东、党中央报告了天津地委严重贪污浪费的情况。11月30日,毛泽东在为转发这一报告的批语中指出:“……这件事给中央、中央局、分局、省市区党委提出了警告,必须严重地注意干部被资产阶级腐蚀发生严重贪污行为这一事实,注意发现、揭露和惩处,并须当作一场大斗争来处理。”

  在公审大会召开之前,曾有高级干部考虑到刘、张两人在战争年代有过功劳,向毛泽东说情。毛泽东说,正因为他们两人的地位高,功劳大,影响大,所以才下决心处决他们;只有处决他们,才能挽救20个、200个、2000个、20000个犯有各种不同程度错误的干部。我建议你们重读一下《资治通鉴》。治国就是治吏!“礼仪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之不国。”

  刘青山、张子善被处以死刑。枪声一响,举世震惊。老百姓说,这两个人头换来了中国官场上至少20年的廉政。(来源:《品读》)

全球公众传媒GAN  JADE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