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苍生俱饱暖——民生保障制度如何惠及全体人民?
@高校毕业生、农民工、下岗失业人员……这些就业政策必看!
习近平总书记关切事丨走近扎根西部建设边疆的大学生们

官员娱乐只关风月无关工作

发布时间:2009-06-29  来源:中国青年报  字体大小[ ]

     在官员通往娱乐的道路上,似乎总不是那么平静。此前四川乐山市禁止官员涉足娱乐场所的规定,很是让民众跟着舆论娱乐了一阵子,后事如何,未知其详,大概过去了也就过去了,禁令照旧壁垒森严,官员宴饮娱乐也一如既往。为什么呢?因为工作需要。权威调查显示,3成多基层官员认为,业余时间出入娱乐场所系“开展工作的需要”。(《人民日报》6月9日)

     基层党政干部工作一般都比较繁重,严格意义上属于自己的休息时间比较少。在很多情况下,他们的时间很难单纯地区分开来,亦公亦私的情形比较普遍。如果赶上特殊时期、特殊任务,更是物我两忘、难分公私。这也是基层党政干部普遍感觉工作压力大的根源所在:没有上班下班的概念,没有完全属于自己的生活空间,其在娱乐场所高歌一曲之际,也是其开展工作之时。

     这种状况绝非正常,官员亦公亦私、公私难分固然可以赢得满负荷工作的美誉,即“官员娱乐的时候也是在工作”;但同样也可能使公众产生逆向的印象,即“官员工作的时候也是在娱乐”。这是我们所不愿意看到的,然而,很难限制公众往这方面想象。毕竟,“工作需要”是一个外延极为宽泛、涵义颇具弹性的说法。时代在前进,类似的模糊语义确有厘清的必要。

     出入娱乐场所也是“工作需要”,其实有着很深的历史惯性。长期以来,我们习惯于表彰官员将全部时间投入到工作中去的做法,废寝忘食、夙兴夜寐、不顾家人、忘我工作等等,都是对这种行为的褒扬。此种导向使得官员出于自身需要的娱乐很少,即便有此类行为,也不敢、不愿坦然承认,而宁可将其归类为“工作需要”,这实际已经走入了一个误区。

     官员业余时间的娱乐应该回归到娱乐本身了。这里所说的“回归”,不是严禁党政干部出入娱乐场所,那样“一刀切”的理想状态很难实现,也不符合时代发展的要求;也不是以工作的名义含含混混地出入娱乐场所,如此模糊说法不免有混淆视听、拉大旗做虎皮的可能。让工作归工作,让娱乐归娱乐,尽最大可能减少二者的交叉区域,这才是符合实际的正当做法。

     1984年,天津某建筑公司青年突击队长提出一句在当时惊世骇俗的口号:“玩命地干,拼命地玩。”这种将工作和生活分开的态度,同样适用于时下官员的工作和娱乐。作为独立个体的官员,应该主动、积极地将公务活动和私人娱乐区分开来,这样不仅有助于个人形象的提升,也是对其所掌控的公共资源的负责任的态度。

     实际上,在上述匿名调查中,除了31%的受访者表示是因为“开展工作的需要”外,尚有20%受访者表示是为了“放松身心的需要”。这就对了,公众不是反对官员娱乐,不是反对官员业余时间出入娱乐场所,而是反感打着工作名义进行的娱乐。明乎此,种种到底该不该禁止官员娱乐的讨论、官员娱乐是不是因为工作需要的讨论,也就很容易得出结论了。官员娱乐,就应该只关风月无关工作。

全球公众传媒摘编:任薏宏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