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强军思想学习纲要》印发全军
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看中国经济新动能
李克强对2019年全国医改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作出重要批示

北京:5个党组织因“大棚房”问题被集体问责

发布时间:2019-02-18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字体大小[ ]

  原标题:5个党组织被集体问责的背后

图为对北京市昌平区六合成农业园违规“大棚房”进行拆除整改。

图为北京市昌平区六合成农业园违规“大棚房”拆除整改清理后全景。

  前不久,在北京全市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上,昌平区委、昌平区政府党组、市规划国土委昌平分局党组、昌平区委农工委、昌平区崔村镇党委等5个党组织被点名通报。

  这5个党组织被点名,源于北京市纪委监委去年就昌平区“大棚房”问题整而未治进行的一场问责。这次被问责的还有20名相关责任人,他们有的“工作作风不硬,在打击违法建设中疏于监管”,有的“履职不到位,使巡查流于形式”……就这样,在昌平区,本该用于种植农作物的大棚却“种”出了房子,重拳集中整治不到一年,同样的问题却又卷土重来。

  疯狂逐利,农用大棚里“种”出房子;流于形式,未形成验收报告即上报整改完毕——

  野蛮生长的“大棚房”

  2009年,北京市昌平区居民胡德路以北京市六合成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六合成公司”)的名义与昌平区崔村镇南庄营村经济合作社签订土地合同,承包南庄营村346亩土地建设日光温室大棚,租期为30年。合同约定,这些土地用于发展法律政策允许的涉农项目。

  原本从事民营医疗行业的胡德路称,当时之所以决定投资农业,一个原因是昌平区将承办世界第七届草莓大会,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鼓励发展以种植草莓为主的设施农业。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后,六合成公司陆续建设了178栋大棚。

  但未曾想到的是,之后草莓出现滞销,大棚种植陷入亏损。六合成公司陆续将大棚转租给个人,租金为每栋大棚每年6000元,租期从2年到20年不等。

  “搞农业利润比较低,周期也比较长,不少像六合成这样的企业一亏损就坚持不住了,便想办法把大棚转租出去,这样来钱快。”当地一位知情人说。

  “一转就灵”的秘密在于,转租出去的大棚不再用于纯农业生产。据上述知情人介绍,租大棚的人大多数是北京城区人,租赁大棚的目的是种蔬菜、水果自用,“有属于自己的一块地,周末带亲朋来这玩玩”。

  大棚转租到个人手中后,有的在大棚周围建起了铁栅栏并上了锁,有的在大棚旁修建了硬化的水泥路面,有的对大棚的耳房进行了扩建,有的甚至在大棚内盖起了农家院、挖了地下室……

  就这样,农业大棚逐步变成了当地居民口中的“大棚房”,一些以园区形式存在的农业公司,也逐步把园区的名称从“农业园”改为“观光园”。在六合成农业园内,甚至还出现了一栋对外营业的餐厅。

  2017年8月,北京市统一部署的“大棚房”整治揭开了该问题的盖子。官方数据显示:这场在全市范围开展的问题大棚集中整治,排查16.9万栋大棚,清理整治“大棚房”150宗、问题大棚7887栋。

  其中,认定六合成农业园存在违规大棚70栋。这70栋大棚被纳入市区两级整治台账,由昌平区委农工委和市规划国土委昌平分局联合整改。随后不久,昌平区委农工委、市规划国土委昌平分局和崔村镇政府组织了一次联合验收,未形成验收报告即向有关部门上报“已整改完毕”。

  至此,从当地政府的官方文件上看,“大棚房”已在昌平区绝迹了。

  甩手掌柜,土地所有方只管收钱不问用途;推诿塞责,有关部门不担当不履责让整治成为“一阵风”——

  整治不到一年就死灰复燃

  “500平方米私家庄园,在北京只需十几万一套,不仅能住人,还能种菜、烧烤、垂钓,打造都市人的田园梦想……”2018年6月2日早上,央视《朝闻天下》曝光了昌平区某地农业大棚内违法建设居住屋舍,包装成“田园庭院”对外租售一事。

  电视画面显示,一个自称是园区开发商的人称,他们租售的大棚一百多平方米,院是一百六七十平方米,一个小配房大概十七八平方米,并称“20年的租赁价格为17万,签订合同后,租户可以任意装修,如果嫌配房小,还可以在大棚里做文章。”

  这则新闻曝光的不是别处,正是在2017年上报“已整改完毕”的六合成农业园。

  “看到新闻报道时,感觉很震惊,2017年我们对全镇范围内的所有大棚进行了整治,觉得不可能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昌平区崔村镇党委书记韩军说。该新闻播出的当天中午,韩军就带队到六合成农业园实地查看,发现不少大棚与去年整改时提出的标准有很大差距。

  经查,六合成农业园区内有44栋违建大棚,主要表现为地面硬化、私建围栏、私搭顶棚、置备生活设施等问题,同时存在媒体曝光的转租等行为。

  上报“已整改完毕”的“大棚房”,为何不到一年就死灰复燃了呢?

  据调查,2017年的整治过后,很多承租六合成农业园的租户认为,“整治是一阵风,风头过了就没事儿了”,集中整治一结束就又竖起围栏,在大棚里搞非农业设施建设。有一些租户通过中介市场将大棚转租给了其他人,新承租人不了解相关政策,一接手就搞生活设施建设。

  昌平区南庄营村是六合成农业园租用土地的所有方。该村与农业园近在咫尺,为何未能发现眼皮子底下的“大棚房”呢?采访中,南庄营村负责农业的村委委员李振雨以“隐蔽得很”“有栅栏”等为由,称村里无法实现有效监管。

  该村党支部书记宗宝国掰着指头给记者算了这么一笔账:南庄营村底子薄、经济收入少,仅六合成农业园一项,每年就能给村里带来上百万元的土地租金收入——这对村里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收入。宗宝国坦言:“当时只看重按照合同约定把租金收回来,保护耕地意识比较薄弱。”

  韩军称,镇政府有一支近百人的日常巡查队,但他也承认:日常巡查存在监管不到位,嘴上喊得响、实际行动少等问题。而对土地和大棚有管理职责的规划国土、农业部门又相互推诿——北京市规划国土委昌平分局认为,自己是按项目为单位对土地使用情况进行监管,农用大棚里面是不是种农作物,应该由农工委管;而昌平区委农工委认为,自己只管补贴发放,大棚种植了农作物就给补贴,不种植就不给补贴,至于违规用地,应该规划国土部门管理。

  村委会“一租了之”、镇里巡查有名无实,市规划国土委昌平分局和昌平区委农工委都认为“大棚房”问题不归自己管……就这样,“大棚房”从无到有,整而未治。

  闻风而动,一个月内清除所有问题大棚;严抓严管,压实主体责任守住耕地保护红线——

  严肃问责,坚决遏制问题反弹

  “要牢牢守住耕地保护这条红线,对有关问题立即整改,并举一反三,对任何违法违规占地、改变耕地性质和用途的行为都要严肃查处纠正,坚决刹住违法违规占地、私盖大棚房歪风。”昌平区“大棚房”问题被媒体曝光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先后三次作出批示,并于2018年6月14日到昌平区现场督察督办“大棚房”问题整改工作。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吉宁主持召开专题会,布置专项整治方案。

  4天后,六合成农业园内44栋“大棚房”全部清理完毕,拆除违建近37.5亩。经国土部门鉴定,六合成农业园违法占地共造成22.19亩耕地(包括基本农田16.51亩)的土壤耕作层严重破坏。在随后一个月时间内,昌平区清查发现违法违规农业大棚设施6193栋,并进行了整改。

  与此同时,北京市、昌平区两级纪委监委启动对六合成农业园违建“大棚房”问题的责任追究。2018年6月21日,北京市纪委监委对昌平区委、昌平区政府党组、市规划国土委昌平分局党组、昌平区委农工委、昌平区崔村镇党委等5个党组织和20名相关责任人问责。

  北京市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负责人说:“‘大棚房’死灰复燃的根源在于昌平区委、区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以及镇、村对农地农用的要求重视不够,落实不到位,严守耕地红线意识淡漠,监管查处推诿扯皮、临阵畏缩,不担当、不作为,对党中央和市委、市政府决策部署落实不到位。”

  去年7月,昌平区召开“大棚房”整治专题会,要求“大棚房”整治必须一抓到底,确保取得实效。对照北京市《大棚类设施农业项目违法违规用地整改标准》,昌平区对全区所有大棚设施均标号登记、拍照建档,具体位置、项目名称、建设主体、合同约定、经营情况、补贴情况等全部记录在案,做到“一棚一档”。

  “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树牢‘四个意识’、坚决做到‘两个维护’,持续跟踪检查‘大棚房’整改情况,对党员领导干部涉嫌职务违法、职务犯罪的问题线索要深挖细查,一查到底。”去年年底,北京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陈雍带队,不发通知、不打招呼到延庆区、昌平区和朝阳区,检查“大棚房”专项整治工作落实情况,现场督促整改责任落实到位。北京市纪委监委成立工作专班,建立线索移送和统一管理机制,对“大棚房”相关问题线索统一管理并及时转办督办。截至目前,北京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开展现场检查786次、约谈205人、谈话提醒45人,发出监察建议10份,有力推动了“大棚房”问题整改落实。

  (本报记者 田国垒)

中国公众信息网摘编崯嶧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