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将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
建设网络强国——习近平一直“在线”
党中央引领全党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综述

少女盗窃被送救助站120次 邻居:从小手脚不净

发布时间:2018-12-27  来源:凤凰网-红星新闻  字体大小[ ]

  原标题:13岁少女被送救助站120次,“事实孤儿”迎来多方挽救

  12月18日,13岁的宜宾叙州少女罗玉京(化名)被成都市救助站通过宜宾市救助站送到叙州区救助站,因联系不到家人,叙州区救助站将她交给了其住所地双龙镇民政办。

  但救助站人前脚走,罗玉京不顾阻拦,后脚即从民政办离开。这是近3年来,宜宾市救助站第50次救助罗玉京,也是今年12月内叙州区救助站第3次救助她。在老家,罗玉京被称为“天上人”。邻居们认为她聪明,只是从小缺乏教育,沾染上了社会恶习。专家担心:再不对罗玉京纠偏,恐其长大后成为“反社会性”人格障碍的人。

  叙州区关工委、公安、教育等部门得知罗玉京的情况后高度重视。12月26日,叙州区关工委先后与公安、教育、双龙镇协调联系,打算联合制订相关帮扶计划,拟将罗玉京送回学校读书。“我们将立即前往双龙镇罗玉京所在村社、学校实地走访,根据她的特殊情况制订有针对性的帮扶方案。”叙州区关工委相关人士称:绝不能让罗玉京失学。

  A面:她的行为

  被救助

  12月11日,打扮时髦的罗玉京被成都市救助管理站送到宜宾救助站。

  “眼镜,快点把我送回去。不然,你懂的。”宜宾救助站业务科长伍贵兵被罗玉京叫“眼镜”,而这个吊二锒铛的孩子,是救助站的“常客”,也是伍贵兵“最熟悉的陌生人”。伍贵兵只能苦笑,一边联系叙州救助站,一边按程序进行交接。

  2018年8月,罗玉京在翠屏区南广镇行窃被抓获。 本文图片均来自红星新闻

  罗玉京是宜宾市叙州区双龙镇人,伍贵兵知道罗玉京父亲在外打工,家里只有个爷爷。“爷爷管不住她,送回去,这孩子又跑。”在救助站进出多年,罗玉京从不叫伍贵兵叔叔,而是叫他“眼镜”。其他工作人员,罗玉京则呼他们为“帅哥”、“美女”。

  伍贵兵回忆,他大概从六七年前开始和罗玉京打交道,可谓见证了罗玉京“成长”。因当年的救助人信息没有录入电脑,伍贵兵无法查证具体时间。但他清晰地记得,当时只有七岁左右的罗玉京,是被屏山县救助站送到宜宾市救助站的。

  六七年前,罗玉京跑到屏山,被一户好心人收留。“那户人家养了她半年左右,看她到该读书的年龄,就准备送去学校读书。”伍贵兵说,罗玉京不愿去上学,好心人也发现其所述信息多为谎言。因担心惹上麻烦,将其送到屏山救助站。

 

罗玉京被抓后站在墙边

  罗玉京不愿呆在宜宾救助站的救助区,才说自己爷爷叫罗天银,在屏山鸭池乡政府食堂煮饭。循线联系,得知罗天银是宜宾县(现更名为叙州区)双龙镇人,救助站按程序将罗玉京送回。

  从此,伍贵兵就和罗玉京“结缘”,罗玉京也成了救助站“常客”。可以查证的电脑数据显示,近3年来全国各地救助机构,共救助罗玉京120余次,仅宜宾市救助站就救助过罗玉京50次,平均每年达到17次。

  常盗窃

  11月10日18时49分许,宜宾城区文重街一家美容店,一位“不速之客”偷走了2000元现金,这一幕被美容店的监控视频记录下来。偷钱女孩,正是罗玉京。

 

翠屏区美容店监控截图

  当晚,警方在一家网吧抓获正在上网的罗玉京。民警对她进行简短的询问并批评教育后,云南省昭通市水富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将她带走。因为罗玉京在水富还有案子未了,也是盗窃。

  早在今年8月份,宜宾翠屏区南广镇和平村4组村民刘利和两个孩子在二楼休息时,一个黄头发女孩突然跑上楼问路。“问路应该在楼下问,怎么会跑上二楼来?”女孩的异常举动引起了刘利的怀疑,后发现现金被盗。刘利和村民们在另一村民家楼顶找到女孩并报警。

  民警赶来看到涉盗女孩后的第一句话让现场村民都吃惊不小。“怎么又是你哦?上午才把你放出来。”现场的村民这才知道嫌疑人是未成年人,而且经常盗窃他人财物。而这个人,又是罗玉京。民警当场从罗玉京的包里,搜出现金5000余元及首饰等物品。

  相对于这些零碎的盗窃案件,老家乡下的邻居们对罗玉京的盗窃行为有更深的印象。“从小手脚不干净。”村民们告诉记者,罗玉京要是在老家出现,大家都会提防她,小孩子们叫罗玉京“小偷”,她也不会争辩。有邻居记得罗玉京曾经说过:“不能再在老家偷了,遭人恨。”

  罗玉京的姑父唐天才回忆,他儿子曾受托将罗玉京带到其父罗兴华打工的浙江去。“当时带了5000多元路费,都是借的钱。结果在宜宾住宿,罗玉京趁表哥表嫂睡熟后,将路费全部偷走。”唐天才说,第三天乘车时表哥碰到了罗玉京,此时她身上已经只剩下1000元。

  b面:她的江湖

  不信人

  罗玉京是当地“名人”。12月24日,红星记者前往罗玉京老家采访,为记者带路的七旬老人李银田告诉记者,“(罗玉京)是个罕见娃娃,当地人都叫她‘天上人’。”李银田说,意思是只有天上才有这样的人。

  叙州区救助站站长翁垠说,罗玉京对别人缺乏信任。“她去了哪里?为什么总往外跑?这些问题她不会回答。”翁垠说,即使很多次将罗玉京送回双龙,彼此成了“老熟人”。但罗玉京不会敞开心扉,甚至从救助站到双龙镇一小时车程的路上,罗玉京不会主动和救助她的工作人员说一句话。

  “眼镜,给我支烟抽。”伍贵兵记得,罗玉京在救助站主动和人说话,多是索要东西。但她是未成年人,伍贵兵不给她烟抽。这时,罗玉京会嘲笑说:“呵,眼镜,你小气。”在救助站,很快走完程序,伍贵兵会把罗玉京送走,不让她在救助站过夜,除非她自己要求。“如果不送走,她真的能把救助站闹得鸡犬不宁。”

  伍贵兵记得,有一次外地救助站将其送到宜宾,在高客站办移交。罗玉京借口上厕所,跑进女厕所不出来。同行的救助站女员工进去,罗玉京极力反抗,拉不出来。无奈之下,只好由车站管理人员将女厕所清空,男工作人员进去才把她带出来。

  “整个过程极力挣扎,引来很多人围观。”伍贵兵说,救助过程中,救助站工作人员不能让被救助人走丢。“有一次罗玉京在爷爷没到时就跑了,她爷爷还找救助站要人。”而罗天银记得,孙女曾经说等她到了16岁,就不偷东西、不在外面跑了,要去找个洗碗的工作,凭劳力挣钱。

  吃得苦

  罗玉京虽然不和救助人员交流,但她有自己的圈子。“有一次把她和另一个比她年纪大的女孩送去叙州,她在车上主动和那个女孩交流。”伍贵兵回忆,当罗玉京得知女孩在成都歌厅打工后,她给女孩支招“不要去大型娱乐场所”,还教那女孩如何躲避警方排查,并当即提出互加微信。

  伍贵兵记得,有一次罗玉京接了电话后得意地说:“我男朋友打来的。”救助站电脑系统中的救助信息,记录着罗玉京近三年来个人头像的变化:从戴帽子的娃娃脸,到五颜六色的各式发型,打扮也越来越成人化。老家乡亲们印象中,罗玉京从小到大张嘴就脏话。

 

罗玉京和爷爷借助的幺爹家

  “娃儿是个聪明人,就是用错了地方,沾染了不该有的社会习气。”邻居们说,农村人外出干活,常把家门钥匙藏在别人不易发现的地方,回来开门方便,只有自家人才知道。但罗玉京总能快速找到邻居们的家门钥匙,然后开门进屋。“她会分析,一般找三五个地方,就把钥匙翻出来了。”

  除了聪明,村民对罗玉京的印象是“能吃常人不能吃的苦”。“罗玉京偷东西,常常是白天趁人外出干活时,悄悄溜进家,躲在床下,趁人睡熟后拿走钱财。”邻居们还记得,有次春节期间下雨,罗玉京膝盖以下到鞋子全是湿的,但她仍然躲进邻居家的床下等机会,还拿了瓜子花生在床下吃,凌晨五点被发现后邻居通知其父亲领回。

  “那时六岁左右,冬天夜里气温零度上下,她穿着湿鞋子、湿裤子。”村民们说,罗玉京经常藏在床下伺机偷东西,这让很多村民防不胜防。但村民们即使发现东西被偷了,也鲜有要求其父亲或爷爷赔偿的,“都知道她家那样,不忍心喊他们赔偿。”在乡下,村民们都叫罗玉京“罗妹姑”,并没有嫌弃她的意思。

  c面:她的经历

  身世坎坷

  罗天银告诉记者,大约在14年前,在浙江打工的罗兴华认识了一名叫漆树香的女子,两人谈婚论嫁但没有办手续。2005年4月18日(农历三月初十),罗玉京出生。此后过了一年多,漆树香又生了小女儿。“一家四口,光罗兴华一个人挣钱不够开销,两人就分手了。”

  大女儿罗玉京由罗兴华抚养;小女儿被漆树香带走。当时罗天银的小儿媳妇刘某没有生养,罗天银主张把罗玉京过继给刘某夫妇,由刘某在家养育罗玉京。两岁左右,罗兴华把罗玉京带回家,交给弟媳妇刘某。然而好景不长,罗玉京五岁多时,刘某突发疾病去世。此时罗玉京身上,已经出现很多坏毛病。罗天银自知管不好孙女,把罗兴华从浙江叫回家。邻居们还记得,罗兴华回来近一年,种了一季庄稼后外出,此后鲜有在山村出现。

  此后,六岁多的罗玉京就与爷爷相依为命。罗天银把孙女先后送进幼儿园和小学,但罗玉京经常逃课,全国各地到处跑。“我找不到她,只有救助站给我送回来。”每次接了孙女,罗天银又把她送去学校。时间长了,罗天银也习惯了。

  到了2016年,11岁的罗玉京上小学四年级,其厌学情绪越发严重。罗玉京在课堂上故意捣乱,影响其他学生上课。罗天银才开始坚持每天送孙女到学校,下午放学再来接。“一个星期后,她翻学校围墙跑了。”罗天银说,从此孙女再未上学。

  “明面上是她爷爷在养,实际上是我在养。”唐天凤是唐天才(罗玉京的姑父)的姐姐,罗玉京叫其二孃,两家老屋挨在一起。“她爷爷和幺爹幺妈分家了,各过各的。”当地村民称,罗天银每早去一公里多外的黄桷街上,接近晚上才回来。“即使刘某在世时,娘儿俩也基本都在我家吃饭。”唐天凤的说法,被当地多名村民证实。

  教育缺失

  12月24日下午16时,不识字的唐天才从黄桷街村回来,带着两个孙儿。“早上送去学校,下午接回家里,风雨无阻、雷打不动。”唐天才说,岳父罗天银对儿孙辈,都谈不上教育,“娃儿跑出去,去了哪里,回不回家,他不问”。唐天才和邻居们都认为,罗玉京的父辈之间甚至和爷爷之间,感情冷淡,关系不如其他邻居。

  “护短,这是她爷爷的缺点。”据当地村民说,“我们孙儿拿了别人东西,必须给人送回去,还要道歉。”,但要是有人说罗玉京偷了东西,罗天银会很不高兴。

罗玉京的家在这座大红岩下

  唐天才记得,罗玉京偷拿表哥5000多元后,岳父还帮孙女打掩护,后来罗兴华赔了这笔钱。有村民看到近年罗玉京回家,会给爷爷带礼物。唐天才证实,罗玉京其实只给爷爷买过一只猪腿和一条烟。在村民们印象中,罗天银不但护孙女的“短”,甚至以孙女不花钱满世界跑为荣。邻居彭国金的大孙女在天津读大学,罗天银曾对彭国金说:“读再多书都没用,她能全国免费跑?”

  邻居们记得,即使罗玉京父亲在家那大半年,这个孩子身上也没有被教育的迹象。唐天才说,罗兴华回家后迫于生计,白天、黑夜都在山上打竹鸡卖,三天两头不在家。“父亲在、爷爷在,实际上仍相当于个孤儿。”唐天才说。村民们记得,罗玉京经常被打,“从刘某开始就打,后来爸爸打得就更凶,爷爷也打,还饿饭。”唐天凤说。

  罗天银也记得儿子对孙女的虐打,“不听话,用铁丝捆住双手,拴在柱子上。”罗天银说,孙女实在扛不住,说身上痒,求爷爷放她。“我觉得不该这样捆,就给她把铁丝剪断,把她锁在屋里。”罗天银为此和儿子发生了争执,罗兴华从此外出打工。不过,村民们记得罗玉京也给他父亲“上过手段”:趁父亲睡觉时,罗玉京抓来有毒的蚂蚁,放进父亲的被窝里。

  至今,罗天银仍很后悔一件事:有次罗玉京跑到外省,当地的救助部门联系他,得知这孩子没法管教后,救助部门打算把她送到工读学校去。“我喊他们联系我大儿,联系不上又联系她幺爹。”罗天银说,罗玉京幺爹不同意,救助站只好又把她送回四川。

  “要是那次送进去,关一段时间,这孩子可能就好了。”罗天银遗憾地说。

罗玉京的爷爷罗天银

  11月10日晚,罗玉京被翠屏警方挡获后,当地电视台记者试图对话罗玉京并向她提供帮助,但罗玉京除了回答年龄信息、表示不上学、平时在外耍外,对于其它问题闭口不答。12月25日,红星新闻记者根据罗天银提供的号码,联系到了罗玉京,但听说是记者她马上挂了电话。此后,罗玉京通过另一手机号,添加记者微信,她称自己不愿意相信别人是因为“曾经被骗过”,罗玉京还声称自己没挨爸爸打过,同时表示不想“过正常的生活”。对于更多问题,罗玉京没有回答。

  专家观点:

  心理专家:呼吁共同关爱问题孩子

  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精神科副教授龚科表示,根据罗玉京目前的情况,可以考虑诊断为:“品行障碍”,其情况比较严重。而罗玉京将发展成为“人格障碍”。龚科说:“最严重的后果就是可能成为‘反社会性’人格障碍。”

  龚科认为,造成罗玉京目前问题的原因有4个:1、留守儿童,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长期没有父母的陪伴教育及影响,导致孩子没有学会正常的行为习惯,导致说谎、叛逆、厌学等;2、反复被过继,没有稳定的家庭结构,极度缺乏安全感,为了保护自己,与人交往时就会有明显防备心理及攻击行为,与周围人冷漠,旁人难以走进她的内心;3、被父亲虐待,又被爷爷过度放纵,这会造成行为认知的偏差,使得其对待处理事情极端;4、过早进入社会,被社会不良行为所影响。

  龚科说,罗玉京在社会一些不良氛围中找到归宿感,被“社会人”所接纳及认可,造成她的行为越来越偏离正常轨道。“目前,要纠正这些问题,光是靠救助站是远远不够的。”龚科告诉记者:罗玉京需要社会的、家庭的(特别是一个完整正常家庭)、心理医生的共同帮助,她才有希望回到正常轨道上来,避免最后成为“人格障碍”人。

  志工专家:建议追究监护人责任

  成都市志愿者服务活动中心党支部书记、成都云公益发展促进会副会长傅艳表示,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中国儿童中心《社区儿童保护信息手册》,儿童群体的突出特征包括成长性、发展性、脆弱性和未来性。成长性和发展性表现在从出生到18岁成年的过程中,必须参与正常的学习,并加以家庭、学校和社会的正确引导。

  傅艳说,村民称罗玉京为“天上人”,其实就是“空心娃娃”。他们在创伤与孤独中慢慢长大,感受不到有人真正无条件爱他们。“内心空荡荡,找不到努力的理由,甚至找不到好好活下去的理由。小小年龄,内心已经是坚冰了。”傅艳认为,当务之急是融化罗玉京内心的坚冰,得到她信任,成为她朋友,引导她健康成长。

  傅艳认为,罗玉京虽然父母具在还有爷爷,但因监护人完全不愿或不能履行监护职责,她已经成为“事实孤儿”,当地公益机构或政府职能部门应该及时介入,迅速纠偏。傅艳表示,国家、社会应该更加重视能够参与解决极端问题的专业社会工作的发展壮大,这种投入是真正的“防患于未然”,可以减少很多重大伤害事件的发生。

  傅艳说,“云公益”呼吁“监护失职入刑入罪”已多年。傅艳认为,“事实孤儿”就是孤儿,非常可怜,国家应该视同于孤儿对待,政府社会予以大力呵护保护救助。否则他们心中充满仇恨,最终迟早酿成悲剧,甚至由社会无辜者买单。“对于这些拒绝履行父母监护职责的人,应该予以严厉惩戒,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启动帮扶:罗玉京有望重回学校

  12月26日,叙州区公安分局获悉罗玉京的情况后,认为其符合送读工读学校的条件,只要其监护人同意,即可根据政策送工读学校。叙州警方当即联系了宜宾市第16中学,因该中学硬件所限暂不能接收14周岁以下女童。目前,正在积极与内江、成都、隧宁等地工读学校接洽联系。

  叙州区“关工委”得知罗玉京的情况后高度视频。

  12月26日,叙州区关工委先后与公安、教育、双龙镇协调联系,打算联合制订相关帮扶计划,拟将罗玉京送回学校读书。“我们将立即前往双龙镇罗玉京所在村社、学校实地走访,根据她的特殊情况制订有针对性的帮扶方案。”叙州区关工委相关人士称:绝不能让罗玉京失学。

  据了解,叙州区有健全的“关工委”组织体系,乡镇也有“关工委”,村、社区则有“关爱小组”,他们将为罗玉京的健康成长保驾护航。

中国法治网摘编崯嶧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