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引领改革开放纪实
李克强:使创投企业个人合伙人税负有所下降
写在把全面从严治党纳入战略布局四周年之际

宜宾市南溪区扶贫项目:现代农业生产稻田长满杂草

发布时间:2017-08-18  来源:中国公共新闻网  字体大小[ ]

  核心提示:据南溪区政府网站介绍,南溪街道白鹤村是南溪街道最偏远的贫困村之一。南溪街道对白鹤村引进产业、上项目,对白鹤村扶贫工作狠下功夫。近日,白鹤村五组村民却反映,该村扶贫项目上完就不管,扶贫精准到“扶富”。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实地了解过程中发现,白鹤村一村民自行做起了“面子工程”。

  全民公众讯 2017年3月2日南溪区政府网站发布《产业“造血”打基础 对准“穷根”筑保障——南溪脱贫攻坚见实效》一文中表明该区脱贫攻坚决心:到2018年,全面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消除绝对贫困,加快推进全区“率先实现崛起、率先实现全面小康”,南溪作出庄严承诺。 

  然而,宜宾市南溪区南溪街道白鹤村五组村民反映,南溪街道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弄虚作假、扶“富”不扶“贫”。白鹤村村民称,南溪街道对该村组精准帮扶的是在城里有房的村民,而对真正贫困的农户却称“不符合帮扶条件”。近日,我们进行了实地了解,目睹了南溪街道对白鹤村五组的“另类扶贫”:前村长两兄弟占了该组仅有的四个精准扶贫名额中的两个;帮扶前村长重建新房,扶贫房建成后被闲置,前村长住在城里;扶贫项目只管上,上完之后就不管;计划整合水稻田之后一年种两季,结果村民一季也没种上。

  现象:前村长两兄弟成帮扶对象,新建扶贫房被闲置

  房屋墙壁开裂、无经济来源的村民,不符合帮扶条件

  虽为前村长,但也有可能的确贫困,成为帮扶对象也可以理解。事实情况如何?我们去看看。

上图是政府为前村长孙某炳新建的房屋。大门紧闭,门前长满杂草。

  据了解,前村长孙某炳的大女儿是罗龙村的妇女主任。孙某炳与儿子一同生活,住在南溪城区,偶尔回农村。南溪区帮扶“贫困户前村长”新建的房屋却被闲置,这似乎不符合帮扶建房的初衷。

  上图是前村长孙某炳的哥哥孙某修的房子,南溪区为其房屋进行了内装修和新建晒坝。孙某修家的大门同样是紧闭,门前长满青草,高的足有半人高。

  据了解,前村长孙某炳的哥哥孙某修在房屋装修完成后,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到江安县城与儿子一同生活。孙某修儿子婚后因房屋拆迁获得了两套房和一个门面。

  南溪街道白鹤村五组一共仅有四户扶贫对象,除了前村长孙某炳两兄弟,另外两户是实际贫困户,这两户村民也确实得到了南溪街道的帮扶。

  走访中,在经过该村一村民房前时看到红砖瓦房,但走到侧面时,回头看到的又是土墙,出于好奇,我们折返到该村民家中了解情况。了解的结果让人有些尴尬。

  上图为我们看到的红砖瓦房,但该房的后面和两侧面则都是土墙,如下图:

从上图,还可以明显看到屋檐用几根竹杆支撑。

  询问得知,该房屋是村民张某荣和妻子刘某容的家,我们说明来由后,张某荣带我们参观了他屋内的情况。我们拍了现场照片,从图中可以看到,整面土墙基本是裂缝,如下图:

上图屋内,正面的砖墙与土墙相连,相接的地方已明显开裂。

  张某荣说,这房子是其年轻时修的,当时想要好看些,但家里又穷,就想了个“好看一点”的办法,前面用砖,其它三面用土。建房至今已有25年左右了,土墙部份好多地方都损坏和开裂了,但家里贫困,没有经济来源,无法重修。

  张某荣说,自己有两个女儿家庭条件也都不好,大女儿帮人卖东西,工资低,还要带孩子。小女儿在外打工,现又离婚了,一个人带孩子租房住,连个家都没有。

  经向其了解得知,张某荣是一名退伍军人,曾参加过自卫还击保卫战争。退伍后,享受了国家补助,最开始有几十元,到在已经涨到每月600元左右。张某荣说,“还好有这笔补助,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过。今年年初,村委会也给家里送了一床被子和10斤大米。”

  张某荣为了“好看一些”修的这座“面子”房屋,我们从正面看还不错,但从房后或侧面看其实不然,从屋内看就更糟糕。主要是为房屋安全问题担忧。其房屋确实有多处开裂和不同程度的损坏,有的裂缝宽有近3公分。

上图是在村民张某荣家屋内看到的情况。

  那么,张某荣家是否符合精准扶贫建档立卡条件?据张某荣说,村干部告诉他“你不符合条件”。

  走访中,我们发现张某荣是该村五组唯一的一户住土墙房屋的村民,准确说应该是“三面土墙正面砖”。

  据南溪区政府网站6月21日消息,当天南溪区召开全面完成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精准识别工作会,会议指出,各乡镇(街道)以及相关部门要认真学习扶贫政策文件,解决“错评”、“漏评”、“未整户识别”等问题。通过对建档立卡贫困户开展贫困户是否有车、有购房住房、有财政供养人员、经商办企业等信息的比对工作。会议要求,对还出现识别不精准问题的乡镇(街道)严肃追责问责,让我区的贫困户精准识别工作向“绝对精准”迈进。

上图为南溪区政府网站报道截图。

  南溪街道:发展水稻项目,一年种两季庄稼。

  村民:去年把小田整合成大田,老板没来承包,今年什么都没种。

  南溪区政府网站早在2016年12月5日发布消息,南溪街道白鹤村2016年财政现代农业生产发展水稻项目工程规划在白鹤村三、五、六组,建设总资金433.0576万元。建设项目包括田型调整1051亩,田埂砌筑5.079公里,田间渠道 2.229公里,田间生产道1.239公里。该项目建成后将极大地改善白鹤村农业基础设施,实现农田“能排能灌”、“水旱轮作”和一年种两季庄稼,最大限度提高农民种田收益。

 

上图为南溪区政府网站报道截图。

  白鹤村村民对“建设农业基础设施,实现农田‘能排能灌’、‘水旱轮作’和一年种两季庄稼,最大限度提高农民种田收益”的报道却有另一种说法。

  白鹤村一村民说:“我们家门口就是水稻田,去年有挖掘机来全部都把小块的稻田合成大块的,干部说有老板过来承包,但是到现在一直都没看到有老板过来承包,今年又恰好遇上天干(注:天干意为干旱),所以今年水田什么都没有种,这当季的水稻都没种上,荒着全部长满了杂草。”如下图:

  上图是整合后的大片水稻田,也就是南溪区官网发布信息说的“‘水旱轮作’和一年种两季庄稼”的“现代农业生产稻田”。眼下,正值丰收水稻的时节,但稻田里只有杂草。

上图为“能排能灌”的排水沟,遗憾的是没有排上用场,排水沟两侧都是杂草。

  南溪街道:引进产业、上项目,实现脱贫目标

  村民:上完项目就不管,农民无技术,核桃树死了没剩下几颗

  南溪区政府网站于2016年12月09日发布《脱贫攻坚每周动态18期》显示,南溪街道技术助力贫困村脱贫致富,在白鹤村发展核桃种植和红标鸡养殖等项目。

  另据白鹤村五组村民介绍,政府的规划是白鹤村一组养红标鸡,五组、六组种植核桃树,五组、六组村民每家都种植了核桃树,由于种植后就没有管理过,农民又根本不懂如何管理核桃树,所以成活量不高,好多核桃树都死了,现在基本没剩几颗了。下图是农民种植核桃树的土地:

 

上图,这就是种植核桃的地里,没见着核桃树,杂草却长得相当茂盛。

  在南溪区政府网站2017年3月13日发布的信息中看到,3月9日南溪区南溪街道召开2016年度党建和经济工作表彰大会,会上,白鹤村被评为脱贫攻坚工作先进集体。

  据报道,6月12日上午,在南溪区举行的2017年脱贫攻坚领导小组扩大会议暨扶贫捐赠仪式上,南溪区委副书记、区长李廷根强调,“各单位部门要确保工作落实到位,明确时间节点,确保11月份各项验收指标全部达标。”

  白鹤村民介绍,“白合村”以前叫“白鹤村”,是后来改为“百合村”的。至于什么时候更改村名的,村民称具体也不清楚。我们看到该村有村民2009年办理的身份证上显示的已经是“白合村”了。截止昨日,在南溪街道官网概况信息介绍中仍是“白鹤村”,南溪区官网今年发布的涉及到该村的信息中也称为“白鹤村”。

  后记:

  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11月在湖南湘西考察时,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贫”:扶贫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要精准扶贫,切忌喊口号,也不要定好高骛远的目标。“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成为我国民生底线的基本方略,全国迅速掀起“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全民扶贫攻坚热潮。

  近期有个别地方被曝出“虚假脱贫”、“数字脱贫”。通过“另类扶贫”来实现脱贫目标,而让当地真正贫困的农户完全被人为雪藏。为了形象工程,为了好脱贫、快脱贫,有意识去扶持富人。

  南溪街道白鹤村住在“面子房”里的村民,是否符合精准扶贫建档立卡的对象,当地自有考核标准。只是村民看到前村长被列为帮扶对象,暂且抛开“前村长”身份不说,随子女进城居住生活,新建的扶贫房被空置的情况,又是否符合帮扶对象条件,在村民心中有一杆称,当地政府心中更应有杆称。

  而村民对南溪街道在该村的扶贫工作的说法与官方网站对外公布的信息也大相径庭。我们的扶贫单位和干部是否该反思?不要到最后的结果却是,力没少出、汗没少流、钱没少花,贫没扶起来,矛盾扶起了不少!

中国公共新闻网责任编辑方华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