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习近平总书记这样说
就是要你看病更方便!国务院决定这么做
这件让外贸企业“头疼”的事,李克强会上干脆利落定了三条
 ·[视频]南京江宁“传家训、树家风”传统文化文物展 ·[视频]强力整治圈子文化和好人主义 促进政治生态向好.. ·[视频]世界自然遗产地 赤水丹霞旅游区 ·[视频]妈妈,我们应擦干自己的眼泪 ·[视频]贵州罗甸:这是一座安全的城市 ·[视频]连续亲吻车身50小时抱走新车 她真的赢了.. ·[视频]直径650米小行星4月19日掠过地球:不会相撞但罕.. ·[视频]揭秘航天科技之太空互联网:太空进入百兆宽带时.. ·[视频]男子带小三看《速8》撞上妻子带姘头 众人银幕.. ·[视频]村民打捞到一只罕见彩色乌龟 专家提议别放生.. ·[视频]公企鹅被当众捉奸 遭妻子加闺蜜团虐到跳河.. ·[视频]你相信这世界有鬼吗?看看全球五大“鬼”攻击录.. ·[视频]太生猛!女司机停不进车位竟用手抬 ·[视频]面对面专访:一份特殊的礼物 女儿的心跳.. ·[视频]漂亮女模被2岁孩子不停揉胸 不加阻止放声大笑.. ·[视频]气愤!猴子讨食被炮仗炸掉手指 男子放声大笑.. ·[视频]42岁漂亮熟女网络征婚:想见面付交定金 1万不.. ·[视频]105岁老爷子抱着刚出生5天的曾孙,感觉心都要萌.. ·[视频]我国首颗高通量通信卫星发射成功 ·[视频]广西:男子与娇妻同房动作过大折断“命根”

陕西一镇纪检书记打断农民四根肋骨问“服不服”

发布时间:2016-11-29  来源:凤凰网-旅游商报  字体大小[ ]

  原标题:延安市安塞区招安镇王窑村农民杨万军向本报反映自己遭安塞区招安镇政府纪检书记瓮某殴打入院。

  旅游商报-大旅网讯:(郭佳)延安市安塞区招安镇王窑村农民杨万军向本报反映自己遭安塞区招安镇政府纪检书记瓮某殴打入院。

  2016年11月17日在延安市人民医院记者见到了受伤的农民杨万军。他给记者讲述了事情发生的经过:(视频资料)2016年11月7日的下午,我在村里的后山放羊,遇到了来封山禁牧的招安镇的四名干部,他们要求我交违规放牧的罚款,按一只羊五十元一共要交罚款三千元,我当时说没有钱,于是他们要拉走我的羊扣留,并且要求我也帮忙驱赶羊,我不愿意,结果带头的干部瓮某一脚就踹到了我胸口上将我打倒在地,他夺过我手里的拦羊铲子就在我的腰上打了我几铲子,又拿铲把打我的头,我拿手挡了一下,铲把打在了我的眼皮上,把我手打烂了,如果我手不挡,铲把就直接打在我的眼睛上了,他打着我嘴里还一直问我“服不服?”接着又在我脸上扇了我好几个耳光,直到打掉了我一颗牙,又踢了我几脚,边打还边骂“老子今天心情很不好你知不知道”,当时有四个招安镇的干部在场,其他三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阻拦瓮某对我的殴打,打完还拉走我两只羊。我到医院检查出四根肋骨被打骨折,一颗牙齿掉了,眼睛打伤视力模糊,全身多处擦伤,目前住院两周了,打我的人依然在逍遥法外没有露面。

  本报记者从安塞区招安镇政府了解到,当天政府工作人员瓮某四人因封山禁牧工作曾与王窑村农民杨某因扣羊过程中发生过冲突,瓮某在招安镇政府任纪检书记兼禁牧组组长,目前瓮某仍在政府负责其它工作。因此事已经报公安机关,正在调查当中,暂时没有对这名干部作出处理。

  距事发十几天后,本报记者去招安镇王窑派出所了解这起案件的情况,办案民警称案件正在调查当中,进展过程不便透露。被打的农民杨某及家属对案件进展也是不得而知。

  据了解五十六岁的杨某没有成家,也无子女。家里有八十岁的母亲赡养,没有享受到国家低保扶贫资金帮扶。他不识字,也没啥手艺,平时靠养羊挣点钱。政府也曾多次通知他不能在户外放羊。这次因为要交罚款的事和政府干部发生了争执疑遭到殴打。安塞区招安镇政府的封山禁牧工作本是件合情合理的事情,但是如果由于工作的方式方法不正确,工作人员的素质与态度不适当,从而引发了治安问题,必定是会影响农民对政府之间的社会矛盾,政府部门的四个人当中一人与农民发生了争执,其它三人为何不给予劝阻?特别是涉及此次事件的在职纪检书记,本应以身作责起带头作用的领导干部,却发生了这样一幕让人无法理解的行为,党风党纪何存?记者在安塞区招安镇走访的过程中见到其他仍然放牧的村民,对政府封山禁牧的工作也只说遇到了会有罚款或者扣羊的情况,扣下的羊,拍卖或者被吃掉就不得而知了,对于发生这次杨万军被打的事情村里好多人都是知晓的,村里一位老人愤愤不平的告诉记者,“灰着哩,打人能把肋骨打折四根……”目前,安塞区纪检部门已对这件事情进行了调查,处理结果如何本报会继续关注!

  以下是反映人写给政府的举报信:刘书记你好:现在向你反映安塞招安乡政府公职干部瓮某打人一事说明:被打的人是我的舅舅家住安塞王窑,在外放羊时被政府人员抠打,秉公执法固然没错,政府人员把放养的羊拉走就是了,不问是非出手打人。嘴里还骂着:“老子今天心情不好”打的就是你。当时都打的倒地手抱胸部了。瓮某还继续闪脸(打耳光),问当事人你给老子服吧!当事人手捂着胸口说我服,就这样瓮某不是人直到把牙打掉了一颗才罢手,当今社会还有这样的干部,简直就是黑社会、土匪。乡政府人都没人性的,打的当事人倒地不起也没有一个人看一眼不管死活,当时政府人员一行四人无一人阻拦,有两个人连车都没下。另一个眼睁睁看着棍棒打人也不加阻拦。开车就走了,难道这就是人民的好干部形象!我的舅舅现在肋骨骨折4根,眼睛看东西模糊住院已有半月。我们找了招安乡政府的有关领导他们一直避而不见一直推卸事情还装作不知道,难道打死了才是事吗?农民的命就不是命吗?干部的命就珍贵吗?到现在一直不出面解决问题,打人的人至今未露面,病人现在还在医院忍受疼痛,没钱看病。我的舅舅无儿无女就是手无寸铁的农民。现在就是让领导还我们一个公道,要还是和乡政府一样推卸事情,我们只能借助媒体和上访,找有关部门。事情一天不给解决我们就到更上一级部门给反映问题。你们不想让发生在我舅舅身上的悲剧再次重演吧!交出打人的人绳之以法。否则难平民愤!

中国法治法制新闻网摘编崯嶧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