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书记半个月内两次讲扶贫,释放啥信号?
习近平参观“铭记光辉历史 开创强军伟业”主题展览
李克强为何突出强调寒门子弟更要接受义务教育
 ·[视频]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将改革进行到底》第二.. ·[视频]呼和浩特机场一飞机倒滑 机务员一路狂奔截停.. ·[视频]他的传世著作,少年毛泽东曾遮起窗户偷读 ·[视频]小伙公交车上暴打小偷:最见不得偷 ·[视频]女子撞见老公带女性朋友吃饭 持菜刀怒砍车胎.. ·[视频]一脸尴尬!特朗普握手被波兰第一夫人“无视” ·[视频]人与人的感情更淳朴真实 ·[视频]中央追逃办3岁了,外逃腐败分子都怕他 ·[视频]男子坐出租落下一物 司机看到吓一跳赶忙上香 ·[视频]丰子恺:我的孩子们,我憧憬于你们的生活 ·[视频]南京江宁“传家训、树家风”传统文化文物展 ·[视频]强力整治圈子文化和好人主义 促进政治生态向好.. ·[视频]世界自然遗产地 赤水丹霞旅游区 ·[视频]妈妈,我们应擦干自己的眼泪 ·[视频]贵州罗甸:这是一座安全的城市 ·[视频]连续亲吻车身50小时抱走新车 她真的赢了.. ·[视频]直径650米小行星4月19日掠过地球:不会相撞但罕.. ·[视频]揭秘航天科技之太空互联网:太空进入百兆宽带时.. ·[视频]男子带小三看《速8》撞上妻子带姘头 众人银幕.. ·[视频]村民打捞到一只罕见彩色乌龟 专家提议别放生..

合肥工业大学副校长实名举报校长“弄虚作假”

发布时间:2016-08-04  来源:凤凰网-澎湃新闻网  字体大小[ ]

  原标题:合肥工业大学副校长实名举报校长“弄虚作假”,校方称正调查

合肥工业大学校长梁樑

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朱大勇资料图

  澎湃新闻实习生孙名丽记者钟煜豪

  8月3日起,一份名为《关于梁樑同志弄虚作假申报获得“全国教育改革创新杰出校长奖”的校内公开举报》(以下简称“举报信”)的文件以截图形式在网络上流传。

  据截图显示,署名为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的朱大勇7月31日实名向合肥工业大学纪委、学术委员会举报合肥工业大学校长梁樑在“第四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杰出校长奖”申报过程中“材料造假”。

  8月4日上午,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宣传部门负责人在电话里向澎湃新闻记者确认了上述举报信内容的真实性:“今年7月份,(朱大勇)通过信件的方式向学校纪委和学术委员会举报的。网上看到的举报信和我们学校纪委、学术委员会收到的举报信是一样的。”

  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学校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此事,明天(8月5日)以后可能会有消息。“举报是当事人实名举报,事实摆在这里,关于举报内容,等学校调查完了以后给外界一个意见。”

  朱大勇在上述举报信开篇写道,众所周知,自2015年底合肥工业大学校长梁樑同志获得“第四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杰出校长奖”至今,全校师生极为震惊,社会與论哗然,学校声誉受到极大损害。校党委书记袁自煌同志在多次会议上要求全校干部与党员讲党性、讲纪律、讲规矩,对一切违纪现象要敢于亮剑、敢于斗争。“作为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我有责任响应袁书记号召,对严重违反党的组织纪律行为予以揭露;作为2012年6月至2014年1月全面分管学校教学工作,并此后仍分管学校部分教学工作的副校长,我十分清楚梁樑同志报奖材料内容的真伪。”

  朱大勇对梁樑在中国教育新闻网上的申报材料提出了质疑。

  他举例,在标志性教育教学改革成果方面,梁樑同志主持的教学成果荣获2014年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我校另有5项成果获奖),梁樑同志的教学成果奖是以中国科大管理学院执行院长身份获取的,怎么能用来以合肥工大校长身份报“校长奖”?

  对于申报材料中“我校另有5项成果获奖”的表述,朱大勇说,“这些成果同样在梁樑未到合肥工大工作时就完成,并获省级成果奖再被推荐报国家奖,那是在分管教学的朱大勇副校长领导下完成的,这不是侵吞他人成果吗?”

  举报信写道,“不要误认为我朱大勇出于个人恩怨,紧盯梁樑同志造假不放,如果他果真是为民的好校长,我不会对自己的领导和同志过不去。遗撼的是,梁樑同志获得杰出校长奖后,见组织没有处理他,更是变本加厉,有恃无恐,我行我素,独断专行,胡作非为。”

  此外,朱大勇表示“还有一点我需向同志们特别说明”:“我于7月8日至14日以专家身份率我的团队到皖南泾县、绩溪进行了地质灾害应急排查工作,事先向袁自煌书记短信请过假,按袁书记要求,我7月8日临行前向党政办提交给袁书记、校党委的书面请假报告(指明请假一周,请假报告与现场工作情况见后),没有完全按袁书记指示亲自向梁樑校长请假。原因是多方面,主要是我从宣城校区回来,我与梁樑校长几乎不讲话了,平时向他短信请假,他多数是不回我短信的,我想既然给校党委请假了也就代替了,不愿再受这份气。当然,我承认在这个问题上,我有点情绪化。”

  澎湃新闻曾试图和举报人朱大勇取得联系未果。从8月3日中午开始,记者多次拨打朱大勇手机,其间电话曾两次拨通但无人接听,其余时间均为关机状态。

  对此,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宣传部门负责人称并不清楚朱大勇目前在哪,“学校正值放假期间,老师可能会安排自己的事情,有事情就会来,没事情可能就不会来,(朱大勇)关机不清楚是不是因为这个事,假期不要求上班,学校目前安排其他也正常。”

  澎湃新闻从8月3日中午开始试图联络上合肥工业大学校长梁樑以获得回应,不过也一直未能取得联系。

  上述合肥工业大学党委部门负责人称,“梁樑老师知道(这件事)与否并不清楚,但他仍在行使校长权力,具体情况等调查结果出来才能说。”

  现年54岁的梁樑(1962.4)目前是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常委、校长、管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他曾长期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工作,历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党委委员、管理学院执行院长等职,2013年12月调任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2015年7月出任合肥工业大学校长并工作至今。

  实名举报人朱大勇(1965.2)目前是合肥工业大学副书记、副校长、党委常委、教授、博士生导师。他曾长期合肥工业大学工作,历任合肥工业大学土木与水利工程学院院长,合肥工业大学副教务长、研究生院副院长等职,2012年6月出任合肥工业大学副校长,2013年12月任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副书记。

  至于这份“校内公开举报”信究竟是如何在网络上公开的,截至记者发稿时未有定论。合肥工业大学一名教授8月3日告诉澎湃新闻,“文件最初可能是从老师和学生的联络群里传出的。”

  此外,8月3日开始,有自称是合肥工业大学学生的网友在互联网上呼吁“不要传播这种负面消息、家丑不可外扬”。也有网友表示,“在信仰面前,我们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至少在工大有这样的人站出来,我看到的是工大至少是有前途的”。

  对于此次公开举报对合肥工业大学的影响,上述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宣传部门负责人说:“我想大家都能判断出来,电话里面不想多说,事实就是事实,等调查有一个初步结果后,欢迎媒体朋友监督。”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